凌辱女友 第28章 反叛的表妹

    时间:2018-09-23 上次因为要搬屋的缘故,所以隔了两个多月才写完第廿七篇,有些网友已经觉得很不耐烦。这次小弟不敢造次,刚好最近瘟疫横行,小弟不敢随便外出,就在家里写这第廿八篇,希望各位多多支持。其实我还有很多凌辱女友的经历,只是时间不允许,不能整天写,有些也因为时间过了,其中一些细节就忘掉了,写的时候也没有情感,所以写完一半就扔掉,结果各位看到的,都是有前文后理的完整事件,至于残缺不全的,日后再用结集形式拿出来给大家看。
      话说回来,我终于租到一套合适的房子,位于旧区一座公寓的三楼,面积虽然小,可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呢,有个小厅,电视机是朋友送的,我买了VCD机,嘿嘿,有空可以和女友一起看看A片,有个浴室,浴室里的浴缸可以让我们两个一起浸泡泡浴,有个小厨房,我们可以一起煮饭,这样看起来更像小夫妻,当然有个睡房,睡房外还有个小阳台,阳台外隔一条小街就看见对面的其它公寓,哇塞,正合我意,我还搬进来的时候,已经幻想日后和女友做爱的时候,把她半拉半扯推到这个阳台来,呵呵,这里周围男人就有眼福了。最重要一点,就是租金不贵,比起以前在春辉那里只需要多付一点点。
      才搬进来没多久,和女友才享受了一星期的同居生活。某个晚上,我们做完爱,赤条条地睡在棉被里,女友就对我说:「明天佩佩要搬来这里住。」「搬去那里住?佩佩是谁?」我刚刚在女友身上消耗很多精力,神魂还没回来,脑里面还想着佩佩是什么人,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你说什么!你那个表妹吗?她要搬来这里?!」我几乎差一点要从床上跳起来。「什么『什么』嘛……」女友开始施展软功,身体倚过来贴着我,让我的手臂感受到她酥软的乳房,乳头还在我的肌肤上轻刮着,我意志已经立即被她打败了,她娇嗔地说,「我姑姑和姑丈要去法国,怕佩佩没人管教,所以……你别这样嘛……我小时姑姑很疼我,现在帮她照顾一下佩佩嘛。」我实在无话可说,女友早就决定了,幸好听说她姑姑去法国十天就会回来,算了吧,看在女友面子上忍耐一下吧。
      说起这个佩佩,她是少霞姑姑的女儿,可能因为是独生女,自小就被宠坏了,所以初中开始就很反叛,到了现在高中就更经常没回家,听说还和同校或不同校的男生鬼混。少霞的姑丈和姑姑都不能管教她,就经常叫少霞来管管她。我也见过她几次,生得还算漂亮,但脸上总是带着使人讨厌那种不屑的表情,对我很不友善。就好像我第一次在女友家里见到她的时候,她穿得很短的短裙,坐在沙发上看漫画,我刚好坐在她对面,眼睛自然朝着她那两条外露出来的美腿看了几眼,哇塞,裙子很短,只遮到大腿的四分之一吧,如果她稍微动一动双腿,嘿嘿,就会看到她的内裤,正好女友在她自己房里忙着收拾书本,我眼睛就贼溜溜地往佩佩的两腿看来看去。结果呢,她就突然朝着我说:「色狼,贼眉贼眼!你想看什么?要看我内裤吗?」说完竟然把自己的裙子翻了起来,给我看见她绣花的小内裤,她还哼了一声,一副有什么了不起的样子。干她妈的,本来看见女生内裤,我总是很兴奋的,这次竟然给她这样羞辱,面子都不知道往那里搁,还会有兴奋的感觉吗?幸好她声音不大,没有惊动我女友。
      可能是我老羞成怒吧,就特别讨厌她,加上佩佩平时老是和她那差不多年龄的两个男生胡混在一起,我就对女友说过:「你别跟她混在一起,佩佩不是正经的女生,还你也给她带坏了!」我女友笑嘻嘻说:「姑姑和姑丈就是像你这样不了解她,整天都说她不好,骂她。她这个年纪就是会有点反叛,不喜欢乖乖听话,其实只要开导她,跟她多点谈心就可以。」我女友平时对人很和善,对这个表妹也一样。就这样,佩佩就搬进我和女友的幸福窝,而且还把我赶出厅里睡,她们两个霸佔了睡房。本来我一下班就早早回家,想和女友亲暱搂抱,现在家里多了一个佩佩,我就不想太早回家,在外面吃完晚饭,溜跶几小时才回家。回家开了门,就看到佩佩伏卧在沙发上,手里捧着她那本日本柴门文漫画在看。我见她跟我打招呼,而且伏卧在沙发上,那沙发(是朋友家里想换沙发,把旧沙发送给我)可是我晚上的「睡床」呢,我心里有点生气。不过她算起来还算是个小孩,我没理由要跟她呕气。
      「佩佩,你吃完饭了吗?」我算是先跟她打招呼,「表姐呢?」「你没听到浴室里有水声吗?」佩佩像带刺的玟瑰,不会直接回答我。我的眼光看向佩佩,她今天穿着一件外套,拉链却拉到半胸,里面竟然只穿着乳罩,没穿内衣,她这在伏卧在沙发上,刚好把一对白嫩嫩乳房展现在我的眼前,她的奶子当然没有我女友那么丰满,但这种伏卧的姿势还能弄出一条深深的乳沟。「你又在偷看我!」佩佩抬起头,白我一眼,「看人家奶子,不知羞。」她平时就是这种态度,我有点生气,妈的,就趁女友不在场,调戏她几句吧:「不要说偷看,是光明正大地看你的奶子,哇塞,已经不是小女孩啰,奶怎么还是扁扁的?」我还故意气她。佩佩不甘示弱,从沙发站起来,在我面前呼啦一声,把拉链全拉下去,打开外套。我的妈呀,我想不到佩佩竟然这么大胆把可爱的胴体一下子露在我眼前,那个乳罩没遮住的部位,看起来和我女友一样滑腻腻,很诱人呢!她故意挺挺胸脯说:「怎么样,说我扁扁的,你看,总不会差过表姐吧?」「够胆就给我摸一下,我就知道谁大谁小了。」我故意这么说。「我不怕你呢,我看你才不够胆呢!你怕被表姐看见吧?」佩佩好像在挑战我。
      干,女友这个骄蛮的表妹可要狠狠教训她一下,我听到浴室里的水声好像停了下来,女友很快就要出来,但只要我手脚快一点,还是能够摸她几下。我就朝她扑过去,一手把她小纤腰抱住,另一手摸上她的乳罩,摸捏下去,哇塞,果然是一对好乳,虽然没有少霞那么丰满,但又酥又软又有弹性,真是爽死我,我的鸡巴胀了起来,就贴在她的裤子上,隔着衣服感受她身体的柔软和热力。佩佩没有反抗,反而任我摆布,机会难逢啊,我的手掌好像已经不受控制,把她的奶罩翻开,直接摸到她的奶子上,当我手掌刮弄到她微微凸起的乳头时,她全身颤抖一下,呼吸突然变得深沉,我跟女友已经相好几年,当然很有经验,对她奶子又揉又搓,哇塞,真爽!你这个坏表妹,今天我就来惩罚你!「啊,表姐,你看到吧,表姐夫突然摸我,快救我吧!」佩佩突然叫了起来,我顿时感到快要昏了过去,妈的,忘了女友很快会从浴室里出来!我回头一看,已经见到女友从浴室里走出来。
      我连忙要抽出手来,心里慌张地想着怎么跟女友解释,这个混蛋的佩佩还落井下石,这时死死把我的手拉着,贴在她奶子上,不给我逃走。完蛋了,这次人赃并获,给女友抓个正!我不敢正面看女友,只能听到她说话,就像犯人听判决词那样,希望她不会跟我分手吧,不然以后都不能跟她做爱,也不能再凌辱她了。「佩佩,你又在捣蛋。快放开阿非的手吧!」我女友很平静地走过来,佩佩这时才鬆开手,让我缩回手,女友搭着我的肩对佩佩说,「阿非为人我最清楚,你不要再佻皮了,我知道是你故意拉着阿非的手,对吗?我不是告诉过你,胸脯不能随便让男生摸吗?」真想不到女友是这样反应。「嘻嘻,表姐,这次给你看穿了,我本来以为你会中计,跟非哥吵架起来,我就有好戏看呢!」佩佩整理好衣服,嘻嘻哈哈地说。这时我额上已经冒出冷汗来,这次还幸亏佩佩强拉着我的手,帮我一把,让我女友以为是她主动来作弄我。当然也幸好我女友的思想还真天真,以为她最了解我,以为我心目中只会想摸她玩她。但天下那有不吃腥的猫?虽说刚才想惩罚一下那反叛的表妹,但在摸她的时候也有兴奋的感觉。
      哼哼,我竟然渐渐喜欢佩佩这种反叛性格,虽然她在我们家里,妨碍了我和女友如鱼得水的生活,但她对「性」这种事这么开放,使我这只馋嘴的猫有机会吃腥呢!就让她在我这幸福小窝里多留几天吧。过两天,中午过后不久就下班了,我看看手錶,佩佩应该已经放学回家了,我女友应该还没回来,呵呵,今天早点回去吧,说不定佩佩趁我女友不在家的时候,故意来挑逗我,我当然是求之不得,趁机和她爽爽。越想越兴奋,越兴奋鸡巴越大,连公交车上那个挤在我前面的女生也觉察我的变化,恶狠狠回头瞪我一眼。我回家的时候,脑里面还幻想着:佩佩会不会在厅里睡着了?换掉校服了吗?可能还穿着校服裙随便在厅里睡着,这样我不就可以掀起她的裙子偷窥?嘿嘿,上次看过也摸过她的两个乳房,这次说不定可以偷看她的嫩穴,如果大胆一点还可以轻轻挖进去,反正她平时跟男生鬼混,早就不是处女,给我玩弄几下也不要紧。我于是悄悄打开门,哇靠,怎么搞的?满屋里乌烟障气,厅里有啤酒罐、又有香烟头,房里传出诱人的呻吟声,搞什么鬼?
      房门也没关上,我走过去,映入我眼帘的情景使我吃惊不已:房里三条肉虫在缠绵云雨,佩佩和两个少年都赤条条、一丝不挂在我房间里搂抱在一起。我本来已经听说女友这个表妹常跟男生鬼混,但想不到是这么乱七八糟,一个躺在床上把佩佩抱在身上,嘴吧吸着她的奶子,而另一个就在她背后,抱着她那细嫩的屁股,粗大的鸡巴就一下接一下地往她的小穴操干着。我站在门口,他们一点也看不见我,其实不是看不见我,而是视若无睹,继续做爱,他们两个把佩佩当成是三明治那样夹在中间搓揉着。我看见旁边的香烟,不是普通的香烟,而是中间夹着一些迷幻药类的粉末。少霞她那家族的皮肤真不错,连她这表妹的皮肤也很细緻光滑,不过可能是经常去室外玩耍,所以没有少霞那么洁白。这时佩佩全身一丝不挂,不要说那两个少年,连我都觉得很诱人,两个不大不小的奶子,上面两颗奶头给其中一个少年亲吻着赤红,两股中间那个小穴给另一个少年的鸡巴捅进去又抽出来,稀稀阴毛之下的两片阴唇也开始红肿,她眼睛半闭半合,享受着这刻被男生淫弄的快感。
      那两个少年根本没理我,继续迷迷糊糊地玩弄着佩佩。只有佩佩见到我之后,「表姐夫……」她本来是故意这样叫我,后来就叫惯了,这时她睁着迷惘的眼睛,「你是不是……啊啊……想加入他们……一起来干我……啊……」妈的,还说这种话,使我的鸡巴翘得老高,当然我还要装得正经一些,不要和他们同流合污啊。于是我向床边走过去(其实我也想接近她,趁机摸她一把也好嘛),说:「你太胡混了吧,我会告诉少霞,少霞就会去你妈妈那里告状……」「不要嘛……啊……我替你含烂鸟就是了……」佩佩未等我反应过来(可能是我潜意识里故意没有反应),就伸出双手抱着我的双腿,嘴巴就在我裤子上亲着吻着,哇塞,我里面的鸡巴本来就胀得满满,现在给她这么一弄,差一点要突破裤子。「来嘛……」佩佩轻声说完,就把我裤链一拉,纤嫩的手掌伸进我裤裆里,把我胀鼓鼓的内裤拨开,轻轻把我的大鸡巴拉了出来,我的鸡巴在空气中粗硬得像铁棒那样,我心里有点觉得对不起女友,跟女友做爱也没兴奋成这样,但在淫靡的表妹面前,却是这么有快感。
      她抬起可爱的俏脸,张着嘴巴,我看到她那整洁的牙齿,就在我鸡巴上轻咬着,然后嘴一张,用手把我的鸡巴往她自己嘴巴里一塞,哇靠,我这次死定了,我竟然被这个反叛的表妹迷死了,她嘴巴又湿又暖,而且好像口交也很有经验那样,又含又吐,恰到好处,比我女友还要能干。那两个少年一点也没有仇视我,反而有我加入之后,他们更加卖力地干她的小穴和捏弄她的奶子,弄得她唔唔呻吟着,弄得她嘴巴一鬆一紧,有时还让牙齿碰到我的鸡巴,那种轻刮的感觉比起纯粹含鸡巴更有快感。我这时已经忍不住了,抱着她的脸,把鸡巴一出一入地干着她那可爱的小嘴巴,那个少年这时已经疯狂地干着她的小穴,干得啧啧有声,使她已经完全失魂了,牙齿多次意外地咬到我的肉棒上,我的快感就更强,一股酸意传到背椎上,忍不住「扑滋」一声,射出精液来,把表妹的嘴巴灌得呜嗯一声,浊白的精液从她嘴角流出来,当我鸡巴抽出来的时候,她的俏脸又被我喷了一次。
      爽完之后,我有点后悔,一来对不起我心爱的女友少霞,二来给佩佩抓到我的痛处,不能再随便向女友或少霞的姑姑报告,我只要把这件事抖出来,她也一定把我的事情讲出来,到时候也只会两败俱伤。后来我回家看见佩佩,心里都很紧张,害怕她把那天的事情告诉少霞。但她却若无其事,还悄悄在我耳边说:「表姐夫,我是不是比少霞表姐厉害?你那天爽不爽?要不要再爽一次?」我忙推开她说:「喂,你别这样,给你表姐知道,就会世界大战。」「第三次世界大战吗?」她妈的,她还故意问我这种白癡的问题,把我弄得又害怕又生气。等我女友去浴室里洗澡的时候,她乾脆就坐在我的大腿上,干,她裙子里竟然是没穿内裤,光着屁股就坐在我的大腿上,妈的,我的鸡巴又不争气地粗大起来,她还搂着我的脖子说:「表姐夫,你的烂鸟真大,我很想跟你造爱。」真残忍,我已经快要忍不住,她还要这么开放地引诱我,我真想一下子把她翻倒在沙发上,就地把她解决掉。可是,女友在浴室里呢,再乱搞,又像上次那样给女友当场抓住,就不是好玩的。但我也忍不住用手摸向她的屁股,从她屁股中间挤进去,哇塞,好一个暖窝淫穴!里面又湿又暖,我的手指从顺利地插了进去,把她弄得「啊嗯」一声娇叫。
      当然我不敢太过份,还是把她推开,她撅起小嘴说:「你不跟我玩,等一下表姐出来,我就给你一些颜色。」当我女友出来时,我想这次我跟佩佩坐得很远,应该不会再给她说什么,怎知道她又开腔,对我女友撒娇说:「哎呀,表姐,我很害怕。」「怕什么,佩佩?」我女友竟然像哄小孩那样问她。「我怕表姐夫,不知道他是不是变态的。」这个佩佩又把矛头指向我说,「你看,他裤子里的东西竖得那么高,我怕他晚上会来强姦我。」我这时才知道自己的鸡巴不知道是不是受到刚才佩佩的逗弄,现在耸得很高,棉质睡裤根本挡不住,妈的,这次可尴尬了。我女友竟然咯咯咯笑个不停说:「佩佩,你别再耍你姐夫,故意不穿内裤四处跑,那个男生看到不会有感觉?你放心吧,有我保护你,他怎么敢动你?」想不到女友的笑声又替我解围了。不过我觉得,佩佩留在我们家里,对我来说终归是个定时炸弹,爆炸起来就会伤害我和女友的感情。所以我还是找机会对女友说:「还是让佩佩回家吧,反正她已经不是个小孩,平时胡混惯了,你就让她回自己家去继续胡闹。」这次女友反过来哄我说:「乖乖,别跟小女孩呕气,其实她还算乖嘛,晚上也没说要四处跑。」她不知道这个表妹在白天让其它男人来家里胡混。不过女友说,「只剩下三天嘛,我姑姑回来就立即送她回去。」既然女友这么说,我也就算了。
      那天晚上,佩佩跟我们吃完晚饭,穿得漂亮的超短裙,就对少霞说:「表姐,我今晚有同学约我出去温习功课,我要出去了。」我转头对女友笑着,暗示笑她今天还说:她还算乖,晚上也没说要四处跑。今晚立即要求要出去玩。女友觉得没面子,就生气地对佩佩说:「我们最初在你爸爸妈妈面前约法三章,晚上不准出去玩,如果同学要一起温习功课,那就叫他们来我们这里!」嘿,想不到女友也有一点点威严呢。佩佩嘟起小嘴巴,很不高兴,闷闷不乐去房里打电话,大概是和她那个小混混的朋友取消约会吧。我心里乐滋滋的,呵呵,这次可惩罚了这个小家伙。过了不久,佩佩来跟我们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我和女友都不理她,让她知道我们在生气她。她觉得很没趣,去厨房里倒两杯牛奶来,已经煮热的,那时还是初春,外面天气还冷冷的,能喝一杯热牛奶真好。她把牛奶递给我们说:「表姐、表姐夫,别生气嘛,我以后晚上不出去就是了。」两杯牛奶算是赔罪,我女友很高兴地接过来,在佩佩的头上摸一下说:「这样才乖嘛,我只是担心你晚上随便乱跑会很危险,不是生气。」气氛顿时好多了,我们三个第一次这么和好地坐在厅里看电视,还一起对电视明星高谈论!我有种感觉,如果以后我和女友结婚生孩子之后,会不会经常享受这么温馨的天伦之乐?
      没多久,我女友很困地说「我先去睡了」就进房里睡觉了。我也觉得很睏,看看时钟才九点多,可能是白天工作太累了,于是对佩佩说:「今晚早点睡,好吗?」说完把棉被拿来,想放在沙发上睡觉说,「如果你还想看电视,你就继续看,弄小声一点就可以。」「表姐夫,今晚我就睡沙发吧,你跟表姐一起睡。」佩佩今晚特别乖,反而我不太习惯。佩佩这么说,我可不客气了,自从她来了之后,我一直在沙发上睡觉,今晚她这么说,我就很高兴地走进房里,钻进被子里,搂着女友可爱柔嫩的身体,闻着她头髮散出熟悉醉人的幽香,哇塞,真怀念呢,已经一星期没跟女友亲热过。我的鸡巴有点胀胀的感觉,但不知道为什么很想睡,而且女友也睡得很香,还是不要吵醒她,等明天一大早再跟她玩玩。我这样想着,也就睡了。我睡了之后,好像佩佩来开过我们房门,看我们睡了才又退出去。她不会还想跟我们两个一起睡吧?如果是,我岂不是可以享受一皇二后的温柔?当然这只是我睡觉时乱想而已。
      过了不久,我听到开门声,是大门开了。妈的,我心里骂道:一定是佩佩趁我们睡觉偷跑出去跟她那些小混混胡混。可是声音有点不对,有几把男生声音传来,咦,她竟然胆大包天咧,把外面的小浑蛋叫进家里!「别太大声,我刚才给他们喝一杯牛奶,放了两颗安眠药,他们才刚睡着呢!」是佩佩的声音。什么,这个坏表妹!原来刚才给我们煮牛奶,是想放安眠药给我们吃,真的差一点给她害死,如果她不懂事,多放几颗,我和女友第二天不就要归西天吗?等她爸爸妈妈回来,一定要告状才行!我眼睛困困的,都不能打开,但意识还很清楚,厅外面已经开始「啜啜啜」的声音,妈的,佩佩真不知羞呢,今晚又叫多少个男生来玩弄她?我猜不到,但听到脚步声,我觉得可能有三、四个,比那天下午还多。「啊嗯……你的烂鸟好大支……fuck me ……」佩佩发出淫声,真想不到一个还不到十七岁的少女,会说出这种淫话,她学来的英语刚好在这种情况下派出用场。「来,suck my cock……」是男生的声音,妈的,他们的英文不差呢,做爱也斗说英语。
      接着佩佩就开始唔唔嗯嗯,应该是在替男生吮吸鸡巴吧,我想起那天她替我含鸡巴那情景,就特别有快感。反正厅外面就传来「扑啾……扑啾……啧啧……啪拍……」的声音,加上几个男生喘气声,佩佩唔唔嗯嗯的声,构成一首淫乱的交响曲,妈的,如果不是我现在给她那些安眠药弄得整个人很疲倦,说不定我也会跳起来,加入他们的战团。「来,灌她喝。」是一个男生的声音,「这样玩起来更爽。」接着是佩佩呜呜声音,像是被人灌喝什么东西,然后又开始淫靡的声音。「轮我来!」是另一个男生的声音,今晚不知道佩佩是享受还是受苦,不过这一切都是她自己造成的,说得不好听,是她自己作践自己,叫男人来轮姦她。过了十几二十分钟,男生喘着粗气说:「轮你干她的小鸡迈……」另一个男生却说:「干,忘了带套套来。」「没戴套套会死吗?」「我可不想被你们传染AIDS。」「什么,谁有AIDS?你自己有AIDS吧?」「对不起,对不起,我胡说,我胡说。我只是不想把精子射进她肚子里,以后弄大了肚子,谁也不认帐,如果真的是我的,那我不就丢了一个儿子?」「**** you!你就是这么麻烦,那里找套套给你?你自己想办法!」「她说她和表姐夫和表姐一起住,他们会有套套吧?」「****,你自己去找。」虽然我听到这些话,但说话的同时,他们根本没停用干佩佩,把她弄得吱吱作声,还有另一个杂音说:「你看,她喝了之后,很会扭腰呢,这样干她很爽嘛。」其它我都听不太清楚。
      我们房里突然亮了灯,我瞇起眼睛看看,一个赤条条鸡巴粗壮壮的男生走进房里,不过已经不是佩佩那个年纪,而是二十几岁像我的年纪,不知道佩佩到那里去勾引来的男生,肯定不是同学或者上次那些男生。干,少霞这个表妹只滥交。那家伙进房在桌上桌下找东西,看来他是想找避孕套,本来我是随便放在桌上,不过佩佩来我们这里,我就收到抽屉里。这家伙也不笨,懂得开抽屉找避孕套。「嘿嘿,找到了,还是超薄型的。」那家伙拿走我的避孕套,妈的,别整盒拿走,很贵的。「咦?」我看那家伙从抽屉里拿起一张相片,我知道是我女友的相片,我只是刚搬来这里不久,把她的相片还是乱堆乱放,还没时间买相薄和相架来放好。那家伙可很仔细地看她的相片,嘴里自言自语说,「这是谁呀?是她表姐吗?好漂亮哦!」然后他就回头来看看我们的床,本来我们被子罩子,加上我睡在外头,我女友睡在里头,而且脸侧向床里睡着,他看不见她的样子,这时他看了照片之后,反而很好奇想看看我女友的真面目。
      他轻轻走过来,轻轻碰碰我,见我不动,我这时只好不动,一来因为吃了安眠药很睏,二来我怕醒来之后,弄得场面太尴尬。上次只有我在场,这次我女友也在场,如果给她知道佩佩这么淫蕩,她一定会气死。那家伙把我女友的头转过来,让她正面转过来。他看了一眼之后,像见到鬼那样,连连退后,而且走出房间。我心里有点诧异,难道我女友的睡姿很差吗?也不用这样跑出去!原来我错了,他不是害怕,而是要通风报讯,我听到他在厅外说:「喂,你们快来看。」「看什么鬼?」「快来看就是。」「到底要看什么鬼?」「看她表姐啊,她表姐很漂亮。」「漂什么鬼?……」另外这个男生口中总是鬼鬼鬼,这时被刚才那个男生拉进房里,当他看到我女友睡觉的样子,立即说不出话来,良久才说:「妈的,你没说错,真的很『水』呢!」这两个男生都是二十几岁,个子高高,身子壮壮,不肥也不瘦,他们又是赤条条,加上我也矇矇眬眬,真的很难分辨。不过他们性格不同,那个最初来找避孕套的男生胆子很小。
      厅外的淫声仍然大作,我没猜错,进来两个,外面起码还有两个!这两个家伙见我们睡得很沉。「哇塞,你说漂亮吗?你刚才还说漂什么鬼?」「嗯,这么漂亮最好是趁机干她一炮。」「但我怕她或者她老公会突然醒过来。」「你这家伙,就是什么都怕,又怕AIDS要戴套套,又怕人家老公醒来。你没听佩佩说过,她餵了安眠药给他们吃吗,你不敢来,我来!」「不行,是我先发现的!」「那你先上,等一下子就轮到我!」说完就走了出去。我听他们这么说,心脏开始扑扑扑乱跳!妈的,女友这次被她表妹坑了,她引狼入室连她表姐也害了。不过,我心里却兴奋着,真想不到这种情况还能凌辱女友,还要一个先上另一个再来!这胆小的男生自己爬上床来,钻进被子里,我们床上就睡了三个人。这家伙也实在很怕事,轻轻碰到我女友的身体,我女友动了一下,他就不敢动了,然后他再伸手在被子里偷偷解开她的睡衣钮扣,她可能床上太挤,于是又动了一下,他又不敢动了。妈的,这个混蛋真是气死我了,又想玩弄我女友,又不敢乱动。
      那家伙等一切静了下来,他这次比较大胆,乾脆直接去摸我女友的下身,我当然看不见,只觉得被子里,他的手慢慢伸进我女友的睡裤里摸她。「唰……」我女友「嗯」一声把身子转向我这边来,背着他。那家伙吓得不敢动,好久,好久,他才抽出手,慢慢从床上爬起来,下了床,跑出厅外。干!没烂弗的家伙!我女友这么白白地躺在床上给他弄,只是翻个身子,已经把他吓得逃跑了。真是没用的家伙,害我凌辱女友那种兴奋的心情立即冷却下来。好吧,等我来帮帮你吧!我心里还想那家伙再来玩弄我女友,于是悄悄把女友的睡衣钮扣全解开了,还把她乳罩后面的扣扣解开。「你干完了吗?」厅外的声音。「没有,我碰她一下,她就动一下,我很害怕。」「怕什么鬼?」这时另外那个家伙又进我们房里,那个胆小的家伙后面跟着来。「有什么好怕?」那家伙走近我们,把我女友那边的被子一下子拉开了,被子全盖在我身上,「这样把她拉出来干,不就行了吗?……呵呵,哇塞,你看你怕什么鬼?她衣服全打开了,等我们干呢!」「不要这么大力,我怕她老公会醒来!」「怕什么鬼?她老公醒来,我连他也鸡姦了!」哇塞,这是什么家伙,连鸡姦这种事也做得出来!这下子倒把我吓得一身冷汗,不敢乱动!想不到一个是胆小家伙,另一个竟然是色胆包天的家伙!
      这个家伙和胆小家伙完全不同,竟然什么后果都不顾,把我女友双腿用力拉过去,然后把我连被子推进床里面,一下子把我和女友的位置掉转了,她现在就躺在床外面。我瞇着眼睛,偷看情况,哇靠,我刚才解开女友的钮扣和乳罩扣,这时又被他这么粗鲁一弄,上身衣服全敞开了,那家伙把她的乳罩向上一扯,她那两个又圆又大的奶子就抖了出来。「来摸吧,没胆鬼!」那家伙叫那胆小鬼来摸我女友的奶子,胆小鬼颤抖着手轻轻摸着她的乳房,连乳头也摸了上去。「去你妈的!你爸如果是这个摸你妈,看也不会生出你!」那粗鲁的家伙有点生气,他把胆小鬼的手掌握着,然后大力地在我女友的奶子上搓弄起来,哇唔,那里有这么粗鲁的,把我女友那两个柔嫩的奶子搓得像麵粉那样,她的奶子又那么大,所以搓起来就变形了,「这样才像样。」「嗯嗯呵……」我女友给他们这般搓弄,在睡眠中也能感受得到,开始从鼻孔间哼出气息来。那胆小的家伙立即缩了手,但那粗鲁的男生却更进一下,一下子把我女友的睡裤扯了下来,说:「怕什么鬼?她醒来更好,让她看看自己怎样被姦淫!」我的鼻血好像快要流出来那样,妈的,我看过多少人凌辱过我女友,还没看过像这样大胆粗鲁的混蛋!我女友没醒来,但那粗鲁的家伙就开始伸手在她两腿之间内裤上玩弄。「嗯哼……」我女友被他弄得有些感觉。「你还怕什么鬼,佩佩这么淫蕩,她表姐也是这么淫蕩,你看她这里已经流出水来,内裤都全湿了。」「嗯哼……」我女友开始扭起纤腰,她全身已经是半裸,再这么扭动,实在是很性感,但这种可爱诱人的性感这时却是展示给两个被她表妹带来的陌生男生眼前。「不要搞了,非……」什么,她梦里还以为是我在弄她?
      「嘶」一声,我瞇着眼睛看见那个粗鲁家伙连脱她的内裤也懒得做,就乾脆把她小内裤撕破。他还真有力呢,因为小内裤虽小,但要扯破也不是那么容易!「哦……呵……你……」我女友的声音。「坏了,她醒了。」那胆小鬼的声音。「扑滋~~啧~~」「啊……啊……啊嗯……」我女友娇叫的声音。妈的,这家伙真是粗鲁极了,根本没听胆小鬼说什么,一下子伏下身子,粗大的鸡巴朝我女友的小穴刺了进去,而且还是直捅到底,害我女友淫叫得不成样子,「啊……噢……啊……」「扑滋~扑赤~扑滋~扑赤~扑滋~扑赤~扑滋~扑赤~扑滋~」这家伙动作又大又快,像地盘的打桩机那样,双手把我女友的屁股捧起来,让她两腿在空气中乱舞,粗腰大肉棒就朝她的胯间嫩肉横冲直撞,我看得心惊肉跳,幸好我女友已经不是处女,要是我女友早几年遇到这个男生,她的小穴一定被干破无疑。「不……啊……啊……」我女友模模糊糊好像已经有些意识,但什么也说不出来,好可惜,她淫叫时的蕩言猥语可真使人兴奋,但这次被那家伙干得太厉害,差一点把她的嫩穴也戳破,那里还可以说出话来。「你看,我说对吗?佩佩全家都是这种蕩妇,你看她表姐被我干起来也这么淫蕩。」那个粗鲁的家伙粗暴地进攻着我女友,大鸡巴对她那嫩穴毫不留情地插干着,双手也很粗暴地搓弄她的两个奶子,把她两个奶头捏得发疼,弄得她雪雪乱叫。
      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友,已经一星期没温存过的女友,这时被人家淫辱得不成样子,在别人的粗大胯下扭动细纤,抖动一身羊脂般细腻的肌肤,让其它男人一再享用着本来只属于我一人的嫩穴。「滋~~~」这个家伙动作快,连高潮也快,刚把我女友弄上第一次高潮时,让她欲生欲死的时候,他自己也射精了,射精时还能继续戳动他的大鸡巴,真是「能干」,不过听医生说,这样一边射精一边抽送,很容易使我女友的子宫口张开,也容易把精液挤进她的子宫里,妈的,难道他真的想在我女友的肚子里播种,还要开花结果?「来,把她抱出去给其它人也干干。」粗鲁的家伙刚从我女友的小穴抽出鸡巴时说,「在她洞洞里射精真爽,妈的,她们两个表姐妹都是公共厕所。」什么公共厕所?竟然用这种词来形容我这可爱的女友?简直是混帐!这种词简直是太侮辱了,就是说我女友像公共厕所那样,任何男人走进去,都可以在里面排拉,简直太可恶了。不过想起来,也很贴切啊,我这个男友每次都故意让她被其它男人玩弄、淫辱,她小穴里插进的鸡巴少说也有四五十根,有粗有肥有大有长有黑有盘根,那些男人都玩弄得很高兴,很多人把精液都射在她蜜洞里。
      我开始怀疑,不知道世界上的女生大多数都像我女友那样,被很多男人骑过插过?本来我想现代的一夫一妻制应该是保障了女生不会变成公共厕所,但原来也不是。就像我一直以为妈妈一生人只有我爸爸一个男人,但后来我在翻查以前一些物品的时候,就发现她也曾经被其它男人玩弄过,有些还是在婚后呢,最肯定一次是在我们家里,她被爸爸的一个朋友剥得精光,肆意淫弄,这是我后来才慢慢知道的事实,有机会再讲给大家听。我只是想说,各位别以为你们身边最爱的女友、老婆,你们最敬爱的妈妈,你们最疼惜的女儿都是世界上最纯洁的,很可能在你知道或不知道的情况下,被其它男人淫污了,被其它男人的大鸡巴插进她们的嫩穴里搅动,还在里面射了精,把她们弄得像蕩妇那样。各位也不必太伤心,因为她们只像我女友那样,曾经做过公共厕所而已。好家伙,他们真的把我女友拖出去厅中,我只听见佩佩惊叫道:「你们……太可恶了……连我表姐……还把她奸成这样……」「就是她说,你要温习功课就叫同学来家里吗?」一个男声说,「嘿嘿,我们现在就来了。来,把她屁股举高一点,好,干死她!」「呃嗯……啊……」是我女友被男人姦淫时的声音,突然变了调子,「唔嗯……唔唔……」我在房里见不到,但也知道她的小嘴巴给男人的鸡巴插进去淫弄。
      我在床上听着厅外继续淫弄我女友和佩佩的声音,就在床上打起手枪来,听着她们两人的淫叫声,我越搓越快,等我听到女友在厅外「啊啊啊」被干上高潮,我也忍不住射了出来。男人真没用,射精之后特别累,加上刚才那安眠药的药力下,我没等女友被别人姦淫完,就睡去了……早上睁开眼睛,看女友很甜地睡在我身边,她全身还赤条条的,我不敢惊动她。过了一会儿,她也醒来,露出美丽的笑脸,在我鼻子上轻捏着说:「你怎么连两天也忍不住,昨天晚上就进来搞人家。」原来她以为昨晚是我玩弄她,看来那几个家伙完事后还懂收拾,使她一点也不知道。「你很粗鲁啊,人家半夜醒来,腰酸背痛。」女友嘟长小嘴说。干,那粗鲁的家伙不是我!「你还把精液喷得人家满身都是,床上也有。」哼,床上是我自己打手枪的,你身上可能是四、五个你和我都不认识的男人弄的!「你还把人家的内裤撕破,那件很贵的。我不依,你要赔给人家!」妈的,你那内裤是被别人姦淫的时候撕破的,现在都算在我头上来。这次真的赔了夫人又折兵,自己女友给别人随便淫弄还不算,还要赔上一件内裤!
      两天之后,我们送佩佩回去少霞的姑姑家里。临别时她还说:「表姐,你还欢迎我去住吗?」我女友拉拉她的手说:「你如果不嫌我们那里是旧区,随时都欢迎你去。」我本来是不喜欢少霞这个表妹,不过现在也很盼望她再来,而且希望她再带多几个陌生男人来,再让我女友变成他们淫辱的性玩具。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我们:oopp112233qq@gmail.com 激情综合站:影音先锋av资源看我撸_我要看av_撸尔山av视频在线观看_色情av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